活着的沢斛

请点开,十万分感谢
【It'a all right】
*上线时间更为周末了💦
*本命牌快,幻红,韦斯莱双子
*沉迷于底特律警探组!
*我永远喜欢卢瑟与赛门!
*近期石乐志了
*名字沢斛/缱辞
*有巨大量的西皮洁癖
*开学更文速度变慢
*同人辣鸡透明文手
*多圈欢迎前来勾搭

是牌快的情头www
速用安利的网页摸的。
我爱他们。
求求lof不要压我画质。

【漫威】恋爱三十题(4,5)


*咕咕咕了许久,终于更了。
*课堂上的辣鸡产物,ooc注意。
*cp:EC,天使夜,牌快,幻红,贱虫,锤基,奇玫

4.拥抱
【EC】
对于查尔斯和艾瑞克这对老夫夫来说,拥抱也算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了,像家常便饭一样,虽然平淡无奇部又那么温馨。
对于他们而言。拥抱中的情感更为重要。
无论何时何地,他们之间的拥抱在无时无刻都是如此的洋溢幸福。
这可真棒。

【天使夜】
这位天使少爷有着全学院最为柔顺,温暖的羽翼,可的就是会掉毛,
寇特十分崇拜他,感觉像大天使降临人世一样。再来看看自己,身上的那股硫磺味总是挥之不去。
可是寇特绝对没有想到这位天使居然会来表白自己。
沃伦身上暖洋洋的,有着刚刚晒完太阳的那种暖和,这让寇特有点不太自在。
不有道什么原因,沃伦觉得这硫磺味令人安心,紧拥着不想让怀中的人儿使用能力离开,
最后在一番甜言蜜语中告白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贺。

【牌快】
这位法国后裔男人:雷米•勒博。总是那么懂得浪漫,每次都撩得皮待罗腿软。
因为有时会去赌场,他的身上总会有些那些不知名贵还是廉价的香水味萦绕着。
所以雷米他离开赌场回家后,总会去洗澡,带着一股淡淡的肥皂香抱着皮特罗,陪伴恋人和奥利费它们度过夜生活余下的时间,
这可真是太温馨了。

【幻红】
旺达有时会陪得队长出任务,回来时总会带回一身尘土又或者几道新的伤口。
幻视总是目睹着一切,心疼的不得了。
那个时候晚上睡觉时,旺达总带着疲倦被幻视拥入怀中,依偎着说些甜蜜的小情话后,相拥而眠。
虽然说幻视还不是很困,倒也安静阖眸陪伴。
哦,我亲爱的小幻啊。旺达想。

【贱虫】
以韦德这活泼的性格,他只要每一次见到小蜘蛛外出来巡逻时,总是会去找到他后,给他一个热情的大拥抱。
这个动作总会搞纽约好邻居一阵面红耳赤的,一时会还手足无措的。
然后在这有趣的话语中,两人相伴巡逻,在去买两个墨西哥鸡肉卷一起吃。

【锤基】
自从托尔的头发在堆满垃圾星球上,被一位老爷子剪了后,智商几乎是飞升一般的,迅速蹭蹭上涨。
到后来,他拥抱自己亲爱的弟弟时,都会明白先将那不懂时机,还打扰情趣的小刀给半路截杀了。
然后拥抱着在抱怨,又不服气却还乖乖的给他抱的洛基。
我真爱他。托尔安心地靠在洛基的肩膀上。

5. 恋人独处的午休时光

【EC】
艾瑞克趁着这个温暖的午后,推着查尔斯慢悠悠地在喷泉边散步。
“阳光真暖和啊。艾瑞克。”查尔斯微笑的靠在了轮椅靠上。
艾瑞克低头刚刚好撞上他那波光粼粼,满含笑意的蔚蓝色眸子,忍不住弯腰亲吻查尔斯的眉心。
温暖的午后,来自恋人的吻。

【天使夜】
草坪被阳光烘烤地暖乎乎的,沃伦不怕羽翼沾上草根,抱着寇特就直接躺在草坪上,不一会陷入熟睡。
身旁的寇特害怕吵醒他,便安静的躺在一边,出神的盯着沃伦。
真的好温柔。寇特纠结的绕了绕手指,撑起身子害羞的蜻蜓点水似的亲下沃伦的唇部,又害羞的捂着脸转过身。
沃伦似乎感觉到了,脸上挂着一抹微笑。

【牌快】
窗户没有拉上窗帘,阳光便肆意妄为的进入屋子里。
皮特罗似乎是闹够了,躺在沙发进入了美妙的梦乡。三只小猫咪也吵够了,也趴在他的身上安静的睡着了。
雷米挑眉笑着看着这四只大可爱睡觉,蹑手蹑脚的把地板上的残局收拾干净,听到轻哼扭过头看了看。
哦,睡得愉快,亲爱的。雷米微笑弯腰在皮特罗的额心亲吻。
沙发上的人儿咂了咂嘴。

【幻红】
午后真的令人发困。
旺达懒洋洋的躺在幻视的怀里拿着遥控器,眼皮上下打着架时,她是这么想着。
“如果困了,那就睡一会吧,旺达?”幻视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儿,轻轻揉揉她的发顶柔声询问着。
“好啊,记得叫醒我…”还没说完,旺达懒懒的合上眼睛。
幻视就抱着旺达一直到她睡到自然醒。

【奇异玫瑰】
“我觉得您该去午休,我还在处理文件,先生。”罗斯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着旁边看了个洞看着自己人。
史蒂芬眨眨眼啃了口苹果:“我觉得您也该去休息一下,不然怎么应付晚上的约会。”
啧。罗斯干脆扭过头去不看他,耳垂却毫掩饰的红了。

【牌快】玫瑰〖上〗


*主牌快,渗及其他cp
*辣鸡文笔,ooc,bug有
*难产产物,大概分成了几篇
*文章包含了一小些脏话请注意

设:猎人牌x吸血鬼银

舞池中的灯光令人眼花缭乱,DJ播放的音乐如雷贯耳,掺杂着欢呼尖叫,各式各样的人混在了一起,依靠身边耳鬓厮磨,摇晃着不知借酒浇愁还是谈情说爱。
罗根断然拒绝衣着暴露的女郎的邀请,叼着雪茄进了包间。
“呼,晚上好啊罗根。”雷米笑着靠在包间的沙发上,转头接过了女郎递过的香槟抿了一口,“怎么,不坐下来吗?”
罗根揉开紧皱的眉心,看着老伙伴在这花天酒地的地方熟练的和一位老板一样,脑袋不禁疼了几分。
“喂,今天晚上要找的两个吸血鬼没那么简单。”他将手上的文件袋用足力道甩在了雷米脸上,“你他妈还有时间喝酒?”
雷米回应似的轻吼一声,嫌弃的抖抖袋子抖出了文件,放下香槟并打发了几位女郎,开始仔细阅读。
两人沉默良久,只能听到酒吧包间外的喧闹声,罗根不耐烦的将雪茄点燃,微眯眸子看着窗外夜景。
良久,他将文件放在一边,漫不经心地将双腿架在桌前:“果然有点麻烦,是那个老不死的孩子又是混血儿,搞什么。”
罗根烦躁地在烟缸中扭灭烟头,起身将夹克套回身上,掏出打火机烧毁了文件。
“哈,直接烧了?我对那只银灰发的吸血鬼还挺有兴趣的。”雷米惋惜的将香槟一饮而尽,摇摇头整理好衬衫。
罗根鄙视的瞪了他一眼,率先推门离开,雷米抓起风衣慢悠悠的跟上。
努力穿过人群,雷米挂着微笑向一些人打招呼,敏锐的眼睛观察着四周。
“喂,臭小子。”罗根突然返回稳当的朝他踹了一脚,“你喜欢英雄救美吗?”
“靠!老家伙,做什么?!”雷米似乎思考着什么,突如其来被踹了一脚,炸毛似的扭过头去。
罗根微微颌首,用下巴指指他的背后,雷米不解的扭过头去:
一位长着娃娃脸,拥有着一头棕发的年轻酒保正在被一名醉熏熏的酒鬼搔扰着。
雷米挑眉,将风衣甩在肩上,决定靠近一点观察情况先。
“先生,请您先放开我的手腕……”酒保似乎対于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努力的保持托盘的平衡。
而喝得酒气冲天,满面通红的大叔只是咧嘴傻笑着,似乎忽略了酒保的话语,污秽之言像水一样从嘴中流出,另一只手缓缓抬起向酒保的腰摸去。
“喂。”雷米伸手从托盘上拿下杯清水,直径地与酒保擦肩而过,将水杯直接泼向了大叔,用力将杯子倒在桌子上,“把你的脏手拿开。”
面前的人似乎清醒了几分,顶着啤酒肚怒气冲冲地伸出手指指着雷米:“你他妈的谁啊?!老子把妞呢!你瞎啊?!”
见身边一些人注意到了动静,雷米也不畏惧,冷着脸握住了他的手指,用力地把手指向上按去,直到面前的人面部疼的扭曲的不成样后才放开手。
“妞?妞我没有看到,我只看到了你在骚扰。”雷米嘲讽似的咧开嘴,“赶紧滚,否则把你的十根手指全部扭断。”
像是威胁,又像是警告,见人还是不愿意离开,雷米抬手在柜台上捏碎了杯子,用染血的手捏起了大块碎片抵在了他的颈间。
大叔看着他脸上认真的神情,满头大汗的揉着手指,死要面子不屑的说着什么,灰溜溜的离开。
凝视着人离开后,叹息着低头看向了染血的手心,舔舔唇部思考该不该拿风衣绕一圈上去然后回去处理。
“那个,对不起,您帮忙解围还害得您受伤了。”雷米身旁的酒保抱歉地蹙眉放下托盘,“该处理包扎好,不然会感染的。”
不等对方拒绝,他将雷米拉向了休息室。
“十分抱歉。”酒保认真的向雷米鞠躬,硬将他按在椅子上,转身去储物柜中取药。
雷米抬头四处瞅瞅,发现无异常便将视线移向了面前的这名小酒保:
黑色的马甲与白衬衫让显得身材略有些削瘦,黑长裤刚刚好可以显出腿部的肌肉曲线。
他眼神慢慢游移向了酒保结实的臀部,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地轻咳几声眼神移向了别处。
“啊,找到了,给。”酒保转身拎着医疗箱大步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拿出绷带,递向了面前的雷米。
雷米舔舔唇瓣,抬手接过了绷带,他感受的到,这名酒保在他接过绷带后,手几乎是迅速地抽了出去。
正是手抽出去的这一个动作,引起了雷米的怀疑,他慢吞吞的缠着绷带,开始打量起了原先关线过喑而没有仔细观察的脸。
不对劲…这酒保的肤色好像有种病态的苍白…雷米眨眨眼,疑惑的拿起剪刀剪断了绷带。
“谢谢你的绷带了。”雷米笑着把绷带推回了酒保的面前,舒展四肢伸了个懒腰,“你叫什么名字?”

*咕了两个月,不知所措

mmmmmm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真好看啊。
^q^
疯狂的嗑cp粮

@心存怨念的Box 我永远喜欢盒子太太!太太的牌快文真的超级好吃!
@夔家小冥啦啦啦 还有这位!这位太太的漫画快真的可爱死了啊啊啊!
😭

【复联】FRIDAY的见闻

*观影后的文,剧透有!战后的事!
*ooc注意!私设奇玫已交往
*西皮:盾冬,锤基,虫铁,幻红,奇异玫瑰。
*FRIDAY视角,有实体设定
*注意,刀子!

  我叫FRIDAY,中文译名“星期五”,我是boss创造的AI之一,家中“儿女”有:老大Jarvis,老二是我,老三Ultron,老四vidion。
  因为哥哥似乎正在沉眠,所以我负责辅助boss。因此,让我见证了许多的生离死别。
  泰坦星上,消散为尘埃的几位,令boss与我都历历在目。
  年龄尚小的Peter·Parkey先生,大名鼎鼎的纽约好邻居,他是一个可爱,聪明,坚强的人。他告诉过我,他非常非常的崇拜boss。今天是中国的母亲节,他还有个亲人梅姨在等着他归来。
  我检测了boss的情绪,少见的在崩溃边缘。boss坐了许久,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还有Stephen医生,这位先生为了保护同伴,交出了时间宝石。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ross先生,他似乎并不知情况,飞船出现前,他在工作。我有点迟疑,但还是汇报了情况,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
  boss回到了原来的基地中,我看到了昔日的各位——Steve队长,Natasha女士,thor先生与失踪了很久的Bruce先生。
Steve队长沉重的心情从面庞上透露。他在几个小时中,失去了他的战友——Barnes中士。他说,Barnes在他扭头的那一刻,呼喊了他的名字,变为尘埃散落在瓦坎达的土地上。
  我正好奇vision和wanda小姐去那里了,vision像个叛逆的孩子一样切断了所有通讯。当我看到了被带回来只剩躯壳,从红色变为毫无生气的灰色,额头的原石消失留下一个洞,我知道情况了。
  vision和wanda小姐相爱,还为了她切断所有通讯去陪伴她,可我不知道是这种下场,令人心痛的下场。队长说,wanda小姐见证了vision的两次死亡。
  哦,糟心。
  我还看到了银河护卫队中的火箭先生,是一只浣熊,他手上握着一台游戏机。groot出事了,火箭没有可以陪伴聊天的人,抱括他的队友们。
  thor拿着新武器站在一边,垂头不知在想什么。他失去了人民,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唯一的亲人,那位诡计之神,最后一次谎言,拿去拯救了自己最亲爱的哥哥。
  还有山姆,虽说他平时在情侣成堆情况下,独自坚持,到了瓦坎达一战,他坚持的够久了。
  瓦坎达也失去了国王,剩下Shuri公主是皇室族人。
  亲情,爱情,友情。
  这场令他们失去了许多,拼尽全力去阻止萨诺斯,到头来却是如此结局。
  boss一下子憔悴了,整个基地充满了沉重……


   一切都是梦,该醒醒了各位……你们永远是幸福的,你们为幸福包围着。
  相信吧,全都是假的……
  有时候,需要适当的欺骗一下自己。

【牌快】海洋约定【下】

*辣鸡文笔,严重ooc
*前来填坑。王子牌x人鱼快
*有提及奇玫,注意避雷。
*流水帐,有点乱,请请各位勿喷💦
*前篇请点主页

  “你会离开海洋吗?”小男孩跪坐在沙滩上奶声奶气的询问。
  小人鱼有点犹豫的抿唇:“呃…不能的啊…我没有腿,而且我们人鱼上了岸说不了话的…”
  小男孩失望的撇撇嘴:“好可惜,那约定还算数吧?”
  “那是当然!”小人鱼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这个回忆只有断断续续的几幕罢了,Pietro七岁时因撞伤了脑袋,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他现在被禁足了。
  Pietro无所事事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回忆着三天前发生的事。
  直到一声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回忆。
  “谁?”Pietro慢悠悠的打开了门。
  他看到了自己姐姐wanda有些紧张的在门外。
  “快,Pietro关上门。”她似乎很着急,冲进来便藏了什么东西。
  Pietro懵了,只好乖乖听从并锁上了门。
  “我亲爱的弟弟,我必须向你承认,我听了Scott的描述,那位王子在小时候被你在这片海域救过。”wanda上接不接下气一连串全部倾吐出。
  他持续懵着,这次还有慌张。
  “拿着,我寻了好久,另一片海域的一位法师交给我的。”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瓶子。
  他慢悠悠的接过瓶子,内心不知所措。
  “这种药可以让你变成人类,只有三天,并且上岸可以说话。快去快回吧。我会帮你和父亲解释的。”wanda推了推看起来快傻的Pietro。
 

  “十年哦……”
  棕发,红瞳,熟悉的外貌,与那位王子外貌贴合一起,那么的熟悉。
  又有点陌生。

  “谢谢你,姐姐。”Pietro紧紧的拥抱她。
  “好了,记得为期三天,快去快回,我还有场约会。”wanda笑着拍拍他的背。
  他已经按耐不住了,打开门便摆动鱼鳍冲向了海面。

  “ross?有人来吗?”“有啊,一位女孩过来寻求变成人类的药。”矮人子的人鱼仔细整理好东西,而高个子的则是翻阅着一本泛黄的炼药书。
  “你没有放一整个珊瑚礁吧?”高个子有点疑惑的询问。
  “怎么?不是放一整个吗?Stephen?”ross发懵。
  “完蛋了。”Stephen按着鼻梁。
 

  Pietro已经这瓶灌下了又苦又酸的药了,贴心的姐姐帮他找来了裤子与衬衫。
  “哦,天哪,居然没有鞋子。”他摸了摸手臂与脸上残余的鱼麟。
  他看到了山上远处孤独的一座小小的木屋还亮着灯,便迅速迈开脚步跑过去。
  Logan抽着烟斗翻阅着一本书页损坏严重的书本,却心不在焉,目光呆滞在回忆什么。
  听到了敲门声,连忙警惕的回过神,放下烟斗举起床边的猎枪,放轻脚步走向门外。
  我住的是野外,大晚上谁会来。Logan对天发誓,如果是仇人一言不合爆他头。
  可他打开门,发现了门外尴尬的站着的Pietro时,再看看他下半身两条腿时,举枪的动作瞬间呆在半空中。
  “晚…晚上好。”门外的人鱼尴尬的笑了,轻轻挥挥小手。
  “你不是Remy找的人鱼小鬼?你有腿上岸,还会讲话?”Logan反锁上了门,坐在床上挑起眉抽着烟斗。
  待他听完了Pietro的解释,故作夸张的做个“哦”的嘴型。
  “所以,我没有钱,求求你把我送过去。”Pietro坐在沙发上,双手合十诚恳的说。
  “可以是可以。”他在烟雾缭绕的烟头前轻轻皱起了眉头,“你们那儿有人叫Scott吗?”
  Pietro看着他手中晃的书本,慢慢的点头。
  “那好,帮我约出来,我送你过去。”他放松眉头,抖了抖烟斗。
  “一言为定!”
  抱歉,兄弟,我对不起你……
 

  “父亲,我还不想举办婚礼……”Remy单膝跪在厚厚的地毯上,咬紧下唇,艰难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不行!你看看这两年,天天远航!找回了谁!别说什么了,两天后就结。”高高在上的国王厉声呵斥,便转过声不闻不问。
  回到寝宫的Remy,颓废的开着窗户任由冷风灌进寝宫里。
  这个困难,对于勇敢的王子殿下,无疑是最难的,难到令他绝望。
  他的心里一直装不下他国的公主,只有Pietro几年来一直装在心里。
  “Pietro,你在哪里…我想你了。”
  冷风吹散了王子的颊边泪。

  “这个地方可真大。”对于第一次来到了人类的集市,Pietro觉得都很新奇。
  “快点,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半了,全耗在了赶路上。”Logan扯了扯他的后领子,“还有,把你手臂挡好。”
  Pietro低头看了看手臂上伯鱼麟,再看了看集市边对他虎视眈眈的一些人,连忙放下了卷起的袖口。
  “快点走吧,入城时我听到了消息,他快结婚了。”Logan不耐烦的挠挠他的猫耳发型。
  Pietro他怔住了,听到了这个消息的他心仿佛被割了一刀。
  为什么心会痛…
  “爬得了吗。”Logan漫不经心指了指被筑成高高的围墙。
  “当……当然。”Pietro显得有点不安,手攥紧衣角。
  “松开衣服吧,别紧张了。”Logan轻轻拍拍他的手,“皱巴巴的了。”
  Pietro手足无措的放下,深吸一口气安抚自己的心情。
  “我去引开卫兵,你快点上去。”Logan戴上了猎帽,举枪冲了出去,“动作要快。”
  枪声响起,杂乱无章的步伐与士兵的遏止声,都在提醒他时间不多了。Pietro努力寻找支撑点爬上去,脸颊的汗水浸湿了银灰色的鬓发。
  “怎么回事……”Remy的眼睛有点红肿,颓废的倚在窗框,试图寻找动静从何而来。
  这皎洁的月光,真的很像他的鱼鳍。Remy倚靠窗框,敛下眸子呆滞地仰望夜空。
  又是触碰不及的呢……王子最后一丝的希望快消失殆尽了,嘲讽似的笑了笑,正欲关窗,余光瞥见了窗台上的一只手。
  “谁……?”Remy警惕的远离了窗台,并且做好了备战姿势。
  “是……是我。”眼瞅着银灰色的脑袋一拱一拱的吃力的从窗台上窜出来,疲惫的笑了笑。
  Remy又惊又喜,连忙将Pietro拉上自己的房间里。
  “呃……那个,非常感谢。我只是……对我,我想起来,就是小时候的事情了。”Pietro爬墙时整理好的语言面对remy时又被自己打乱了。
  “想起来了?!真的吗……真的是,太好了啊。”抿了抿唇的remy惊喜的看着他,挑眉又在思索什么。
  “不过,抱歉的是……我可能陪伴不了你了。我只剩一天的时间了,一天后我必须重返海洋。而且,你是王子,未来的国王,怎么可能娶我……这个可能算是告别了。”Pietro微蹙眉头,撇过头不使remy看见自己的面庞,也不敢让他看了,他害怕抑制不住哭出来。
  remy似乎十分冷静,敛着眸子抿唇看着面前的人儿,“我知道,辛苦你爬上墙来见我。面对我,Pietro,转过来面对我,求求你。”
  当手轻柔地触碰到Pietro的脸颊时,抑制不住的情感和泪水,一瞬间喷涌而出,泪水模糊了双眼,他甚至看不清remy的面庞了。Pietro攥紧了remy的袖口,低头压抑自己哭出声。
  “别哭,别哭了好吗,这样很令我心疼。”remy轻柔的用双手捧起了他的脸,用指腹摩挲着眼角。
  “我抑制不住,抑郁不住。明明……明明只是约定,明明只是想起来,为什么我会想哭,会心痛。我可能不应该想起来。”Pietro压抑哭声,望着remy的眼睛一句一句的倾诉。
  “Pietro,你放心,放心,我绝对会去找你。绝对。”
  remy微微低头轻吻上了Pietro的唇,后者似乎有些惊讶的瞪大了含淚的眼,随后回应了这个吻。
  “相信我,月光见证,这个吻是我的誓言。”

 
Pietro被Logan带回了海域,他已经可以在人鱼和人两种形态之间变化。每天都在礁石后等待着,不顾父亲的责骂,不分日夜等待。
  他相信,誓言是真的,自己最爱的人的誓言。
  Scott见到了Logan,眼病治好了,药方居然是自己的爱人?他应该为兄弟庆幸,自己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渴望爱人回来,渴望回来寻找他,回来告诉自己可以娶自己了。
  这个是一段漫长的路程,艰辛的等待。

  但也会有回应的。
  “Pietro,我回来了。”
  当自己的爱人重回面前时,路程停止了。王子坚持不懈与自己的父亲谈和,放弃王位,去寻找爱人。
  而这位人鱼小王子,在艰辛的等待里,获得自己这辈子至死不渝的爱情。
  “欢迎回来,re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