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沢斛

请点开,十万分感谢
【It'a all right】
*上线时间更为周末了💦
*本命牌快,幻红,韦斯莱双子
*沉迷于底特律警探组!
*我永远喜欢卢瑟与赛门!
*近期石乐志了
*名字沢斛/缱辞
*有巨大量的西皮洁癖
*开学更文速度变慢
*同人辣鸡透明文手
*多圈欢迎前来勾搭

【牌快】玫瑰〖上〗


*主牌快,渗及其他cp
*辣鸡文笔,ooc,bug有
*难产产物,大概分成了几篇
*文章包含了一小些脏话请注意

设:猎人牌x吸血鬼银

舞池中的灯光令人眼花缭乱,DJ播放的音乐如雷贯耳,掺杂着欢呼尖叫,各式各样的人混在了一起,依靠身边耳鬓厮磨,摇晃着不知借酒浇愁还是谈情说爱。
罗根断然拒绝衣着暴露的女郎的邀请,叼着雪茄进了包间。
“呼,晚上好啊罗根。”雷米笑着靠在包间的沙发上,转头接过了女郎递过的香槟抿了一口,“怎么,不坐下来吗?”
罗根揉开紧皱的眉心,看着老伙伴在这花天酒地的地方熟练的和一位老板一样,脑袋不禁疼了几分。
“喂,今天晚上要找的两个吸血鬼没那么简单。”他将手上的文件袋用足力道甩在了雷米脸上,“你他妈还有时间喝酒?”
雷米回应似的轻吼一声,嫌弃的抖抖袋子抖出了文件,放下香槟并打发了几位女郎,开始仔细阅读。
两人沉默良久,只能听到酒吧包间外的喧闹声,罗根不耐烦的将雪茄点燃,微眯眸子看着窗外夜景。
良久,他将文件放在一边,漫不经心地将双腿架在桌前:“果然有点麻烦,是那个老不死的孩子又是混血儿,搞什么。”
罗根烦躁地在烟缸中扭灭烟头,起身将夹克套回身上,掏出打火机烧毁了文件。
“哈,直接烧了?我对那只银灰发的吸血鬼还挺有兴趣的。”雷米惋惜的将香槟一饮而尽,摇摇头整理好衬衫。
罗根鄙视的瞪了他一眼,率先推门离开,雷米抓起风衣慢悠悠的跟上。
努力穿过人群,雷米挂着微笑向一些人打招呼,敏锐的眼睛观察着四周。
“喂,臭小子。”罗根突然返回稳当的朝他踹了一脚,“你喜欢英雄救美吗?”
“靠!老家伙,做什么?!”雷米似乎思考着什么,突如其来被踹了一脚,炸毛似的扭过头去。
罗根微微颌首,用下巴指指他的背后,雷米不解的扭过头去:
一位长着娃娃脸,拥有着一头棕发的年轻酒保正在被一名醉熏熏的酒鬼搔扰着。
雷米挑眉,将风衣甩在肩上,决定靠近一点观察情况先。
“先生,请您先放开我的手腕……”酒保似乎対于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努力的保持托盘的平衡。
而喝得酒气冲天,满面通红的大叔只是咧嘴傻笑着,似乎忽略了酒保的话语,污秽之言像水一样从嘴中流出,另一只手缓缓抬起向酒保的腰摸去。
“喂。”雷米伸手从托盘上拿下杯清水,直径地与酒保擦肩而过,将水杯直接泼向了大叔,用力将杯子倒在桌子上,“把你的脏手拿开。”
面前的人似乎清醒了几分,顶着啤酒肚怒气冲冲地伸出手指指着雷米:“你他妈的谁啊?!老子把妞呢!你瞎啊?!”
见身边一些人注意到了动静,雷米也不畏惧,冷着脸握住了他的手指,用力地把手指向上按去,直到面前的人面部疼的扭曲的不成样后才放开手。
“妞?妞我没有看到,我只看到了你在骚扰。”雷米嘲讽似的咧开嘴,“赶紧滚,否则把你的十根手指全部扭断。”
像是威胁,又像是警告,见人还是不愿意离开,雷米抬手在柜台上捏碎了杯子,用染血的手捏起了大块碎片抵在了他的颈间。
大叔看着他脸上认真的神情,满头大汗的揉着手指,死要面子不屑的说着什么,灰溜溜的离开。
凝视着人离开后,叹息着低头看向了染血的手心,舔舔唇部思考该不该拿风衣绕一圈上去然后回去处理。
“那个,对不起,您帮忙解围还害得您受伤了。”雷米身旁的酒保抱歉地蹙眉放下托盘,“该处理包扎好,不然会感染的。”
不等对方拒绝,他将雷米拉向了休息室。
“十分抱歉。”酒保认真的向雷米鞠躬,硬将他按在椅子上,转身去储物柜中取药。
雷米抬头四处瞅瞅,发现无异常便将视线移向了面前的这名小酒保:
黑色的马甲与白衬衫让显得身材略有些削瘦,黑长裤刚刚好可以显出腿部的肌肉曲线。
他眼神慢慢游移向了酒保结实的臀部,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地轻咳几声眼神移向了别处。
“啊,找到了,给。”酒保转身拎着医疗箱大步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拿出绷带,递向了面前的雷米。
雷米舔舔唇瓣,抬手接过了绷带,他感受的到,这名酒保在他接过绷带后,手几乎是迅速地抽了出去。
正是手抽出去的这一个动作,引起了雷米的怀疑,他慢吞吞的缠着绷带,开始打量起了原先关线过喑而没有仔细观察的脸。
不对劲…这酒保的肤色好像有种病态的苍白…雷米眨眨眼,疑惑的拿起剪刀剪断了绷带。
“谢谢你的绷带了。”雷米笑着把绷带推回了酒保的面前,舒展四肢伸了个懒腰,“你叫什么名字?”

*咕了两个月,不知所措

mmmmmm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真好看啊。
^q^
疯狂的嗑cp粮

@心存怨念的Box 我永远喜欢盒子太太!太太的牌快文真的超级好吃!
@夔家小冥啦啦啦 还有这位!这位太太的漫画快真的可爱死了啊啊啊!
😭

【复联】FRIDAY的见闻

*观影后的文,剧透有!战后的事!
*ooc注意!私设奇玫已交往
*西皮:盾冬,锤基,虫铁,幻红,奇异玫瑰。
*FRIDAY视角,有实体设定
*注意,刀子!

  我叫FRIDAY,中文译名“星期五”,我是boss创造的AI之一,家中“儿女”有:老大Jarvis,老二是我,老三Ultron,老四vidion。
  因为哥哥似乎正在沉眠,所以我负责辅助boss。因此,让我见证了许多的生离死别。
  泰坦星上,消散为尘埃的几位,令boss与我都历历在目。
  年龄尚小的Peter·Parkey先生,大名鼎鼎的纽约好邻居,他是一个可爱,聪明,坚强的人。他告诉过我,他非常非常的崇拜boss。今天是中国的母亲节,他还有个亲人梅姨在等着他归来。
  我检测了boss的情绪,少见的在崩溃边缘。boss坐了许久,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还有Stephen医生,这位先生为了保护同伴,交出了时间宝石。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ross先生,他似乎并不知情况,飞船出现前,他在工作。我有点迟疑,但还是汇报了情况,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
  boss回到了原来的基地中,我看到了昔日的各位——Steve队长,Natasha女士,thor先生与失踪了很久的Bruce先生。
Steve队长沉重的心情从面庞上透露。他在几个小时中,失去了他的战友——Barnes中士。他说,Barnes在他扭头的那一刻,呼喊了他的名字,变为尘埃散落在瓦坎达的土地上。
  我正好奇vision和wanda小姐去那里了,vision像个叛逆的孩子一样切断了所有通讯。当我看到了被带回来只剩躯壳,从红色变为毫无生气的灰色,额头的原石消失留下一个洞,我知道情况了。
  vision和wanda小姐相爱,还为了她切断所有通讯去陪伴她,可我不知道是这种下场,令人心痛的下场。队长说,wanda小姐见证了vision的两次死亡。
  哦,糟心。
  我还看到了银河护卫队中的火箭先生,是一只浣熊,他手上握着一台游戏机。groot出事了,火箭没有可以陪伴聊天的人,抱括他的队友们。
  thor拿着新武器站在一边,垂头不知在想什么。他失去了人民,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唯一的亲人,那位诡计之神,最后一次谎言,拿去拯救了自己最亲爱的哥哥。
  还有山姆,虽说他平时在情侣成堆情况下,独自坚持,到了瓦坎达一战,他坚持的够久了。
  瓦坎达也失去了国王,剩下Shuri公主是皇室族人。
  亲情,爱情,友情。
  这场令他们失去了许多,拼尽全力去阻止萨诺斯,到头来却是如此结局。
  boss一下子憔悴了,整个基地充满了沉重……


   一切都是梦,该醒醒了各位……你们永远是幸福的,你们为幸福包围着。
  相信吧,全都是假的……
  有时候,需要适当的欺骗一下自己。

【牌快】海洋约定【下】

*辣鸡文笔,严重ooc
*前来填坑。王子牌x人鱼快
*有提及奇玫,注意避雷。
*流水帐,有点乱,请请各位勿喷💦
*前篇请点主页

  “你会离开海洋吗?”小男孩跪坐在沙滩上奶声奶气的询问。
  小人鱼有点犹豫的抿唇:“呃…不能的啊…我没有腿,而且我们人鱼上了岸说不了话的…”
  小男孩失望的撇撇嘴:“好可惜,那约定还算数吧?”
  “那是当然!”小人鱼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这个回忆只有断断续续的几幕罢了,Pietro七岁时因撞伤了脑袋,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他现在被禁足了。
  Pietro无所事事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回忆着三天前发生的事。
  直到一声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回忆。
  “谁?”Pietro慢悠悠的打开了门。
  他看到了自己姐姐wanda有些紧张的在门外。
  “快,Pietro关上门。”她似乎很着急,冲进来便藏了什么东西。
  Pietro懵了,只好乖乖听从并锁上了门。
  “我亲爱的弟弟,我必须向你承认,我听了Scott的描述,那位王子在小时候被你在这片海域救过。”wanda上接不接下气一连串全部倾吐出。
  他持续懵着,这次还有慌张。
  “拿着,我寻了好久,另一片海域的一位法师交给我的。”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瓶子。
  他慢悠悠的接过瓶子,内心不知所措。
  “这种药可以让你变成人类,只有三天,并且上岸可以说话。快去快回吧。我会帮你和父亲解释的。”wanda推了推看起来快傻的Pietro。
 

  “十年哦……”
  棕发,红瞳,熟悉的外貌,与那位王子外貌贴合一起,那么的熟悉。
  又有点陌生。

  “谢谢你,姐姐。”Pietro紧紧的拥抱她。
  “好了,记得为期三天,快去快回,我还有场约会。”wanda笑着拍拍他的背。
  他已经按耐不住了,打开门便摆动鱼鳍冲向了海面。

  “ross?有人来吗?”“有啊,一位女孩过来寻求变成人类的药。”矮人子的人鱼仔细整理好东西,而高个子的则是翻阅着一本泛黄的炼药书。
  “你没有放一整个珊瑚礁吧?”高个子有点疑惑的询问。
  “怎么?不是放一整个吗?Stephen?”ross发懵。
  “完蛋了。”Stephen按着鼻梁。
 

  Pietro已经这瓶灌下了又苦又酸的药了,贴心的姐姐帮他找来了裤子与衬衫。
  “哦,天哪,居然没有鞋子。”他摸了摸手臂与脸上残余的鱼麟。
  他看到了山上远处孤独的一座小小的木屋还亮着灯,便迅速迈开脚步跑过去。
  Logan抽着烟斗翻阅着一本书页损坏严重的书本,却心不在焉,目光呆滞在回忆什么。
  听到了敲门声,连忙警惕的回过神,放下烟斗举起床边的猎枪,放轻脚步走向门外。
  我住的是野外,大晚上谁会来。Logan对天发誓,如果是仇人一言不合爆他头。
  可他打开门,发现了门外尴尬的站着的Pietro时,再看看他下半身两条腿时,举枪的动作瞬间呆在半空中。
  “晚…晚上好。”门外的人鱼尴尬的笑了,轻轻挥挥小手。
  “你不是Remy找的人鱼小鬼?你有腿上岸,还会讲话?”Logan反锁上了门,坐在床上挑起眉抽着烟斗。
  待他听完了Pietro的解释,故作夸张的做个“哦”的嘴型。
  “所以,我没有钱,求求你把我送过去。”Pietro坐在沙发上,双手合十诚恳的说。
  “可以是可以。”他在烟雾缭绕的烟头前轻轻皱起了眉头,“你们那儿有人叫Scott吗?”
  Pietro看着他手中晃的书本,慢慢的点头。
  “那好,帮我约出来,我送你过去。”他放松眉头,抖了抖烟斗。
  “一言为定!”
  抱歉,兄弟,我对不起你……
 

  “父亲,我还不想举办婚礼……”Remy单膝跪在厚厚的地毯上,咬紧下唇,艰难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不行!你看看这两年,天天远航!找回了谁!别说什么了,两天后就结。”高高在上的国王厉声呵斥,便转过声不闻不问。
  回到寝宫的Remy,颓废的开着窗户任由冷风灌进寝宫里。
  这个困难,对于勇敢的王子殿下,无疑是最难的,难到令他绝望。
  他的心里一直装不下他国的公主,只有Pietro几年来一直装在心里。
  “Pietro,你在哪里…我想你了。”
  冷风吹散了王子的颊边泪。

  “这个地方可真大。”对于第一次来到了人类的集市,Pietro觉得都很新奇。
  “快点,三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半了,全耗在了赶路上。”Logan扯了扯他的后领子,“还有,把你手臂挡好。”
  Pietro低头看了看手臂上伯鱼麟,再看了看集市边对他虎视眈眈的一些人,连忙放下了卷起的袖口。
  “快点走吧,入城时我听到了消息,他快结婚了。”Logan不耐烦的挠挠他的猫耳发型。
  Pietro他怔住了,听到了这个消息的他心仿佛被割了一刀。
  为什么心会痛…
  “爬得了吗。”Logan漫不经心指了指被筑成高高的围墙。
  “当……当然。”Pietro显得有点不安,手攥紧衣角。
  “松开衣服吧,别紧张了。”Logan轻轻拍拍他的手,“皱巴巴的了。”
  Pietro手足无措的放下,深吸一口气安抚自己的心情。
  “我去引开卫兵,你快点上去。”Logan戴上了猎帽,举枪冲了出去,“动作要快。”
  枪声响起,杂乱无章的步伐与士兵的遏止声,都在提醒他时间不多了。Pietro努力寻找支撑点爬上去,脸颊的汗水浸湿了银灰色的鬓发。
  “怎么回事……”Remy的眼睛有点红肿,颓废的倚在窗框,试图寻找动静从何而来。
  这皎洁的月光,真的很像他的鱼鳍。Remy倚靠窗框,敛下眸子呆滞地仰望夜空。
  又是触碰不及的呢……王子最后一丝的希望快消失殆尽了,嘲讽似的笑了笑,正欲关窗,余光瞥见了窗台上的一只手。
  “谁……?”Remy警惕的远离了窗台,并且做好了备战姿势。
  “是……是我。”眼瞅着银灰色的脑袋一拱一拱的吃力的从窗台上窜出来,疲惫的笑了笑。
  Remy又惊又喜,连忙将Pietro拉上自己的房间里。
  “呃……那个,非常感谢。我只是……对我,我想起来,就是小时候的事情了。”Pietro爬墙时整理好的语言面对remy时又被自己打乱了。
  “想起来了?!真的吗……真的是,太好了啊。”抿了抿唇的remy惊喜的看着他,挑眉又在思索什么。
  “不过,抱歉的是……我可能陪伴不了你了。我只剩一天的时间了,一天后我必须重返海洋。而且,你是王子,未来的国王,怎么可能娶我……这个可能算是告别了。”Pietro微蹙眉头,撇过头不使remy看见自己的面庞,也不敢让他看了,他害怕抑制不住哭出来。
  remy似乎十分冷静,敛着眸子抿唇看着面前的人儿,“我知道,辛苦你爬上墙来见我。面对我,Pietro,转过来面对我,求求你。”
  当手轻柔地触碰到Pietro的脸颊时,抑制不住的情感和泪水,一瞬间喷涌而出,泪水模糊了双眼,他甚至看不清remy的面庞了。Pietro攥紧了remy的袖口,低头压抑自己哭出声。
  “别哭,别哭了好吗,这样很令我心疼。”remy轻柔的用双手捧起了他的脸,用指腹摩挲着眼角。
  “我抑制不住,抑郁不住。明明……明明只是约定,明明只是想起来,为什么我会想哭,会心痛。我可能不应该想起来。”Pietro压抑哭声,望着remy的眼睛一句一句的倾诉。
  “Pietro,你放心,放心,我绝对会去找你。绝对。”
  remy微微低头轻吻上了Pietro的唇,后者似乎有些惊讶的瞪大了含淚的眼,随后回应了这个吻。
  “相信我,月光见证,这个吻是我的誓言。”

 
Pietro被Logan带回了海域,他已经可以在人鱼和人两种形态之间变化。每天都在礁石后等待着,不顾父亲的责骂,不分日夜等待。
  他相信,誓言是真的,自己最爱的人的誓言。
  Scott见到了Logan,眼病治好了,药方居然是自己的爱人?他应该为兄弟庆幸,自己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渴望爱人回来,渴望回来寻找他,回来告诉自己可以娶自己了。
  这个是一段漫长的路程,艰辛的等待。

  但也会有回应的。
  “Pietro,我回来了。”
  当自己的爱人重回面前时,路程停止了。王子坚持不懈与自己的父亲谈和,放弃王位,去寻找爱人。
  而这位人鱼小王子,在艰辛的等待里,获得自己这辈子至死不渝的爱情。
  “欢迎回来,remy。”

【韦斯莱双子生贺】两个人的生日,一个人回忆

*20分钟速打
*不知道算不算生贺
*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What I thought and what I said
【我的所思所想】
          ——No Light,No Light

“嘿,罗恩,不打算给我和弗雷德送礼物吗?”
早晨,乔治一只手臂搭上了罗恩的肩膀。

他独自一人走上楼梯,时钟上的三人只剩下两人,乔治与罗恩。
房间的门标着“弗雷德和乔治”,乔治舍不得撕。
推开房间的门,映入眼帘的都充满了无限回忆。
乔治叹息一声,蹲下仔细清点今年的礼物。
不多也不少,每人送的礼物都有两份。
妈妈还是送了两件毛衣呢……
他慢慢起身,放轻脚步走出门外,轻轻关上门,似乎怕打扰到谁。
他也关上了充满欢乐的门,独留一扇孤独,悲伤的门。
另一半的失去,生日似乎索然无味了。

上午,乔治走到自己经营的魔法戏坊的门前。
门前的机械人依然在动,兔子依然会消失,而另一位老板消失不见了
入门后,许多顾客都会送上生日祝福。
而乔治也只是笑了笑,聊上几便走向另一边。

午间,忙得不可开交的救世主也来了。
乔治笑着接过了哈利手中的礼物,互相询问近况。
哈利也送了两份礼物,乔治故意的询问干嘛多送一份。
他比谁都知道,这是给弗雷德的。

午后温暖的阳光,乔治站在镜子前仔细整理自己的衣裳。
“魔法戏坊是给人带来快乐的。”
抬头看镜面,觉得映照出的是另一个人。
乔治没有笑,镜面中的“他”笑了。
“这个是厄里斯魔镜?”
乔治不敢置信的检查一番,发现只是普通的镜子。
只是他的幻觉而已。

暮色,乔治想试试看还能不能使用守护神咒。
一如既往,挥动魔杖念出咒语,没有丝毫动静。
乔治丧气的摇摇头,收回了魔杖。
如果还想使用守护神咒,除非弗雷德还在。
乔治所有快乐的回忆,都包含着他亲爱的哥哥。

魔法戏坊只有一位老板了。
老顾客们知道,其实还有一位老板。
是两位老板一起经营。

韦斯莱魔法戏坊在愚人节,依然带给众人欢乐。
本身就是一个快乐的咒语。
也带给了乔治快乐,为他敞开了另一扇快乐的门。

“亲爱的哥哥,生日快乐。”
“亲爱的弟弟,生日快乐。”
乔治说出话后,十分清楚在无人的房间里听到了回答。
他笑着躺在床上阖起眸子。
他能感觉到风的吹动,
还有隐隐约约落在脸颊的一个吻。
“晚安,乔治。”
风伴随着话语逐渐消失。

*求求各位别寄刀片,没有水表,不见后山。
*我是爱他们的。

我牌快的启蒙老师,
是这位 @心存怨念的Box 太太。
老福特翻到的第一个就是您。
让我称您为神仙!
私聊坏了,只能这么感谢了!